《海街日记》:家人不一定只限于有血缘关系的人

时间: 2022-01-26 11:56:03 栏目: 日本电影 作者: 未知 查看原文

是枝裕和的作品中,我最喜欢的是《下一站,天国》,第二喜欢的就是《海街日记》。虽然《海街日记》并不是是枝裕和原创的故事,而是改编自漫画家吉田秋生的同名作品,而且可能是他目前为止最商业化的一部电影,但还是不减我对这部电影的喜欢。

是枝裕和拍了很多家庭题材的电影,从《无人知晓的夏日清晨》、《横山家之味》很简单地描绘家庭内部的现实,到《我的意外爸爸》和《海街日记》探讨了家庭关系的重组,再到《小偷家族》探讨了家庭的本质,其实他的家庭电影是有一个成长脉络的。

很难形容为什么这部电影对我而言那么迷人,也许是因为鎌仓的夏天、四姐妹住的老房子、紫阳花、祭典、吻仔鱼丼和梅子酒,又或许是四姐妹那些很平凡却又温暖的举动,也可能是因为柔和的摄影跟轻盈的配乐,总之每次看《海街日记》都觉得心中有一股暖流游过。

是枝裕和在他的著作《我在拍电影时思考的事》中说到,这三场法事是循序渐进的,父亲的丧礼代表的是“四姐妹”,外婆的七年忌是“老屋”,最后二之宫阿姨的丧礼代表的是“海街”。是枝裕和希望能够透过小铃的双眼,去感受从原本陌生的姐妹、家庭到整个城镇,最后慢慢熟悉,并且成为真正的“家”的过程。

虽然大部分观众对《海街日记》的印象都停留在夏天,四姐妹穿着浴衣拿着仙女棒玩耍的场景,但其实《海街日记》里呈现了鎌仓的四季变化,从小铃刚到鎌仓的秋天,到最后结束的夏季,四季的变化也代表着小铃的心情转变,从原本的封闭压抑,到最后能够对大家敞开心扉。

我特别喜欢是枝裕和在《海街日记》中使用了很多日常的家庭活动来表现四姐妹的生活,比如说糊纸门、量身高、佳乃诚幸的衣服穿,看到灶马蟋蟀又大叫着要姐姐来打……这些都是非常稀松平常的家庭光景,但是对于没有拥有过真正的“家”的小铃来说,却是极为珍贵的。

其中最重要的家庭象征便是梅酒,小铃明知道自己不能喝酒却还是喝了家里酿的梅酒,结果喝醉了开始大骂自己的继母和父亲,把心中的苦水都说了出来。小铃执意要喝,其实只不过是想要融入这个家,好像喝下了家里酿的梅酒就能真正成为家里的一份子。

梅子树是母亲出生那年,祖父在家里种的,年复一年地酿造新的梅酒也代表着一种家庭的传承。最后幸给了母亲祖母酿的最后一点梅酒,也代表着心里已经接纳了她。正因为是家人,所以即使母亲离家15年了,仍然可以透过梅酒这个家庭记忆来达成和解,因为她永远都是妈妈啊。

我觉得在《海街日记》里,心理状态最复杂、却也最迷人、最难演的角色就是绫濑遥饰演的幸。身为一个家里没有母亲的大姐,幸必须肩负姐姐和妈妈的双重身份。跟其他三个妹妹们比起来,幸显得非常成熟稳重,在父亲的丧礼上,她一眼就看出继母的虚伪,站出来为小铃发声,并且在离开前邀请她来鎌仓住。

幸和佳乃的关系看似时常吵架,但两人却也是最亲近的姐妹,当佳乃为处理二之宫阿姨的遗产而觉得痛苦时,第一个就去找幸谈心,而在幸跟妈妈吵架时,也是佳乃实时点醒了幸这么做只会伤害到小铃。虽然她们的个性完全相反,但我觉得她们是姐妹中感情最好的。

之所以会说幸的心理很复杂,是因为她的父亲跟小三跑了,但是她自己却也在跟有妇之夫交往。当她说:“爸爸就是个懦弱的男人!”的时候,也许心底也在暗指自己的医生男友很懦弱吧?

© 2020-202124H 热点新闻频道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  当前页面执行时间为:0.0009560585021972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