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上司又挂了的最新文章

时间:2022-01-24 18:19:13 栏目: 科幻小说 作者: 网易

在沐沐20多岁的时候,一切都太顺了,顺得她心虚,好像前面有个陷阱在等着。

她是三本毕业,却进了非常牛的传媒集团,分到了文字编辑部。主任姓董,事事关照,却不引绯闻。因为他是爱妻狂魔。

沐沐在他手下,如鱼得水,渐渐有了几分旁人驳斥不得的实力。董主任纵容她,栽培她,给她许多机会,给她成长空间,使她的脱胎换骨毫不艰苦。

做了两年多,另一家薪水更高的公司来挖她,她跟董主任讲了。董主任想了想,说,人往高处走。

沐沐觉得自己走得有点不厚道,但另一家企业给的薪水实在太高。她去了直接做主编。由于是DM直投杂志,也不需她操心发行,把质量做好就行了。当时一个底封收8万块的广告费,内页是两万,一本杂志里大半是广告,总编负责去收钱,她负责内容,这个小编辑部赚得盆满钵满。

沐沐一直这么顺下去,后来自己买房买车,再后来找了一个做软件的伴侣。

她担心的陷阱一直没出现。原来这一帆风顺就是属于她的,是董主任给开好的头。

32岁那年,沐沐已是一线城市的小中层,有大房子,开奥迪,孩子送到最贵的早教学校。她心里常念起董主任,当初面试时是他一眼看中她,又是他手把手调教,她背叛组织的时候,董主任不但没有愤怒反而鼓励。他是她人生的贵人。

沐沐一直比较留意董主任的消息,突然有一天,她听老同事说,董主任病了。

一问,是癌症,回老家养病去了。据说单位每个月给他两千多块钱底薪,他做了一段时间化疗不愿再做,现在的情况,基本上是等死。

沐沐有点不敢相信。董主任是65年的人,也没多大年纪啊。

她马上给董主任打电话,打了十几个电话,他都没接。

既然电话还打得通,就证明能收到短信。沐沐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说我是沐沐,我能不能见见你?

她回:“我是沐沐啊。”

这条短信有点自作多情的意思,令她的坚决特别突出。

最后董主任答应了见面,但叫她不要专程来见,他说,听说沐沐老公也是他们市的,如果随他回老家,顺便见个面就行。

他还说,不要跟别人讲,他拒绝了所有前同事的看望。

过年沐沐随老公回江西,孩子丢给奶奶,老公马不停蹄地去见朋友、同学,打牌经常是一通宵。大年初四,老公又要出去打牌,沐沐说,行,我去看看我以前的一个领导。

她把电话打过去,董主任接了,报了一个小区名字,离她住的地方竟然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

沐沐琢磨着买点什么东西,最后觉得什么东西都不如给钱实惠。她随便买了些水果,准备了一万块钱红包,摁响他的门铃。

董主任的母亲来开的门。他母亲很老了,一出场就有馊味。老人说:“找老三?”董主任在家排行老三,沐沐点点头。她把水果放在门口一个老式的电视柜上,往里走,董主任的房间在最靠里边。她推开半掩的房门,他躺在一堆脏得分不清颜色的被子里。

沐沐的眼泪一下子就要冲出来。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领导,现在瘦骨嶙峋地在被窝里等死。

他们对视了一眼,董主任是冷漠的,冷漠而无谓,他早已在她到之前就调整好了表情,叫她的同情无处发泄。

沐沐心里痛得很,她先打招呼:“董主任。”

沐沐把红包塞到他枕头下。

“有医保,你不用操心,是我自己不想做化疗。”

“为什么离?我记得当时你们感情很好啊。”

董主任说离婚的原因要是认真说起来能说几万字,所以就不说了吧,总而言之两个字,失望。

这一次见面是拘谨的,克制的,甚至顺着对方的伪装,也有伪装。装来装去两个人都尴尬,沐沐坐了十来分钟,便走了。

路上看万家灯火,她想也许董主任是不愿意别人看到他今日的落魄,或许,自己应该尊重他的选择。

第二天前同事打电话过来问她在哪儿,她说在江西,前同事说董主任在江西,你没有去看他吗。她说没有。

前同事说,那他知道你在江西吗,要是知道的话,说不定有点失落。沐沐问失落什么,前同事说,他以前对你有那方面的意思,你看不出来啊?

沐沐心里一惊,说:“胡扯什么,人家是正人君子好不好。”对方说:“我知道是正人君子,所以就是单纯的对你好嘛。”

挂了电话,沐沐决定再去看他。

她是傍晚到的,董主任正在喝粥,喝的时候叽里咕嘟,像个农民。她想到十几年前第一次见他的情形,他穿毛呢大衣,棕色系带皮鞋,很有贵族气。那个时候她是怕他的,因为这是一个决定自己命运的人。分到他手下之后,仍然怕他,哪天看他从办公室出来脸色不对,她的心都跳得像一只被捉住的鸟。年轻的时候,主任就是一切,如果说权力是春药,她从没体味过最高层给的春药,而是天天在服用主任的春药。

董主任吃完饭,他母亲扶他上床。沐沐跟过去。董主任生硬地说:“你就没有别的事做了吗?”

沐沐低下头,想想前同事的话,眼圈红了。董主任没料到她动情成这样,佯装的坚强瞬间碎裂。

“你……别这样。我也没有那么惨。”

他问她过得还好吗。

他说:“我就知道你会过得不错……你不要再来了,我现在就是盼着死。”

当他躺下去的时候,他的皮肉也流下去,小耳前有褶皱。他曾经是多么有魅力的一个男人啊,当他眼角微垂,整个编辑部都停止喧哗;他也是多么有能力的男人啊,有的编辑改稿子改不动,经他手一改,立刻焕新。沐沐曾一个字一个字地对照,深深敬佩他对文字的驾驭能力。他像神一样,永远可以化腐朽为神奇。他曾是她永远都够不着的男人。

沐沐说:“你会好起来的。”

这是一句废话,董主任苦笑了一下。他的笑意里有一种,你怎么也变成这样子的庸俗。沐沐立刻意识到自己说得不对,她说:“出去逛逛吧?”

阳光好得出奇,法国梧桐漏下来的夕阳像撞碎的金子一样。路边的餐厅已经开始有人等位置了,年轻的妈妈推着稚嫩的孩子在街边行走,推车上拴着一个氢气球。有情侣在互相喂东西吃,说着他们听不清的情话。还有老人,他们手挽着手。往远处看,一家最热气腾腾的店,是卖包子的。

沐沐笑,她第一次感到这样平凡的街景,对于特殊的人来说,是多么富饶。

董主任力气不足,他们走得很慢。途经一个男孩子和女朋友吵架,女孩子蹲在路边呜呜地哭,男孩子无措又焦急地哄她。“你谈过这样的恋爱吗?”他们同时问对方。“想不起来了。”他们一起笑。

沐沐仔细想了想,关系青春的记忆,最多的就是他。没见过他老婆的时候好奇他老婆,见到之后感到莫名的威慑。

董主任突然说:“你知道我为什么破格录用你吗?”

“我不得不承认我年轻时好色,你长得特别好看。”

他说美是凛然的,拒绝的,还有打击的意思;好看却是温和、厚道的,还有一点善解人意的。

他说他是看她长得特别舒服,就录用了她。

“有些事只能想,却不能做,”他说:“那时候我跟我老婆关系挺好,我不想惹事生非。可是看到你在,就特别舒服。”

他既表示出了好感,又没有表示出情欲。这的表白这样大方磊落,又叫人伤感。

两个人走到董主任楼下,沐沐不知道应该感谢自己长得漂亮,还是感谢这个男人克制又慷慨的欲望。她只是看着他,她知道他活不过明年了,这应该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这个男人,他塌陷的眼窝,苍黄的皮肤,甚至口鼻里喷出来的气息,都属于死神。

把他送上楼,服侍他躺下,忽然觉得如果他就这样走了,自己欠他很多,世界也欠他很多。她想和他亲热。

她把手放在他的头发上,眼睛灼灼地看着他:“可以吗?”她问。

董主任立刻懂了,他惭愧地说不能,没有力气。他的眼睛有些闪躲,接着就迎上来,那么渴望,那么遗憾,那么无望而空洞。沐沐情不自禁吻了上去,她在试探,很慢。嘴唇碰到一起,有点干和硬,但停了几秒钟,就温润起来。她含住他的上唇,把舌头抵进去慢慢寻找。她在他略有腐朽气息的口腔里,顺着他凸凹不平的上颚,寻到他躲藏在深处的舌头。那个冬眠的动物,触上去是没有生机的,但她不住地用舌头点它,引它,它终于醒来,和她裹在一起。

他们吻了很久很久,这就够了,还要什么呢。

董主任流泪了,“你不要同情我。”他说。沐沐说这不是同情。和他在一起,才感到自己的小和飘,没有着落。他说人生就这样,失也磨人,得也磨人。他们紧紧拥在一起,有一种分享命运的亲密。所有的感情都是破碎的,无常的,也是极端的。他们真诚地流了一场泪。他说谢谢她,她心说我更应该感谢你,却没有说出来。

她的脸离开他时行云流水却又斩钉截铁。她异常坚毅地望着他。

此刻她的舌尖还残留着他口腔的触感,他的上颚像恐龙的脊背那样硬。她感慨命运的不公,却又感谢命运的不公,让她有机会给予他这样一个吻。告别时她笑得格外吃力,都难过得尴尬了。他一直是她内心的情人,尽管什么情话都没说过。

沐沐一个人往婆家走,一张阴白的脸,迎着春寒料峭的风,脚下的路像有千万条,到底还是千条江河归大海。原来年轻时的欲望,一旦有溃点,就会被千方百计地入侵。

[点击阅读]爱上上司5年,我的人生开了挂

在沐沐20多岁的时候,一切都太顺了,顺得她心虚,好像前面有个陷阱在等着。

她是三本毕业,却进了非常牛的传媒集团,分到了文字编辑部。主任姓董,事事关照,却不引绯闻。因为他是爱妻狂魔。

[点击阅读]开心一刻:女上司发语音问睡了没,我手欠回复:还没有,结果……

1:一直听哥们说,他很喜欢跟他媳妇一起逛街,跟个皇帝似得,吃喝不用自己动手,都是媳妇喂,楼主听了无限羡慕。今天下班刚好遇到他们在逛街,他说得果然没错,的确跟皇帝似的。只见哥们脖子上挂一女包,两只手提满...

© 2020-202124H 热点新闻频道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  当前页面执行时间为:11.91007113456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