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阙的最新文章

时间:2022-01-21 16:15:06 栏目: 古代言情小说 作者: 网易

风停云说:“他是个老谋深算的变态。”

叶良说:“他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

而早在十年前,路边一个算卦的一把拦住心情不好离家出走的叶将白,就笑眯眯地说了一句话:

彼时的叶将白还很叛逆,闻言就冷笑,说“你别瞎掰了,我没带钱,不免灾,也没有所求。”

小小年纪,防骗意识挺强。算卦的看着他的背影直摇头,再掐指一算,继续摇头。

这是个不服命的主儿。

天予他泯灭之命,失母而不受父宠,他不认,搬出叶家,自个儿踩着官场起伏的大浪往上爬,终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于是天又予他臣命。

可臣命他也不服气啊,翻江倒海,祸国殃民,把赵家皇室拎起来抖了三抖,皇位也不过咫尺之间,于是天又给了他帝王之命。

可这位祖宗还是不满意,他总觉得缺点什么,心里空落落的,踏实不下去。

这股子空落在给赵长念披上龙袍的时候得到了填补。

还别说,这丫头穿龙袍也好看,板着个小脸却唇红齿白的,朝他看过来的眼神复杂得很,眼底却有什么东西一闪一闪的,珍贵得很。

他想要那东西,相比之下,这皇位没那么重要。

风停云不止一次地在喝醉之后骂他:“你说你要是再心狠一点儿,现在这天下不都是你的?”

叶将白嫌弃地挥开他的手,不屑地道:“你觉得现在的天下是谁的?”

“那赵长念是谁的?”

“……你不能这么算。”风停云磨牙,“别人穿着龙袍,和你自己穿着龙袍,那不一样。”

“没什么不一样。”叶将白抿一口酒,“我还觉得我赚了。”

风停云忍不住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他。

叶将白莞尔,有些话他没法跟风停云说,但昨儿他的的确确是做噩梦了,梦见叶老爷子七窍流血地倒在他面前,梦见诈尸而来的先帝,还梦见分外不甘心的太子。他们个个都扑上来围住他,阴气阵阵的,像是想要他的命。

然而,他睁开眼,赵长念就在他身边,手死死地抓着他的衣裳,皱眉问他:“你怎么了?”

满身冷汗被风一吹,叶将白伸手抱紧了她。

“又梦见什么东西了?”她叹息,伸手按上他的脑袋,轻轻给他揉了揉。

舒适的触感让他慢慢放松下来,叶将白抿唇,突然低声问她:“你当真不恨我了?”

“多久之前?”猜到他又要翻旧账,长念摸了摸他的下巴:“是在念胥出生之前,还是华清出生之前?”

只是,这位陛下不太爱见人,甚至有两年都不亲自上朝。不过,看在这两年皇后生下两个皇子的份上,众人都觉得,是可以谅解的。

叶将白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恍然想起,原来自己已经有一双儿女了。

现在是五年之后,平安盛世,再不是五年前的战火纷飞,剑拔弩张。

长念笑着给他拉了拉被子:“中宫里有人替她端着就行了,为难了她两年,你总不能要她一直在宫里闲着。”

三年前沐疏芳就拎着包袱跟她说想去看看江湖之大,天地之阔,每逢佳节会回来一趟,平时就当给她放假了,莫问归期。

赵长念觉得,女儿家能活成沐疏芳这样厉害的实属少见,于是顶着压力也点了头。

结果三年过去,倒是没出什么乱子。沐疏芳回来的时候,还给俩奶娃娃带一大堆小玩意儿,丰富俩孩子的宫廷生活。

挺好的,长念觉得,沐疏芳那样的姑娘,适合高天远地。

外头天快亮了,叶将白起身,接过宫人递来的龙袍,刚展开回头,就见长念不知什么时候又睡回去了。

“嗯……”嘴上应着他,长念却是打着呵欠翻了个身。

叶将白莫名觉得心情很好,坐去床边拉出她的手腕往龙袍里塞:“今日上朝,可不能迟了。”

旁边的红提有点着急,想上前,却被叶将白给挡了挡。

宫里人都知道,国公脾气不好,哪怕这几年有所收敛,那也依旧少人敢惹。

然而眼下,红提垂手在旁边瞧着,却见他眉目间带了些满足和愉悦,跟哄小孩似的,将陛下翻着身套上龙袍。

“你干什么?”长念被弄醒了,皱眉嘟囔。

清晨的曦光让叶将白的脸看起来温柔极了,低眉浅目,清晰地映出她的影子。他看得贪婪,也看得情深,心意翻涌至不可抑制之时,他贴至她耳侧,一字一顿地道:

[点击阅读]《朝天阙》番外

风停云说:“他是个老谋深算的变态。”

叶良说:“他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

而早在十年前,路边一个算卦的一把拦住心情不好离家出走的叶将白,就笑眯眯地说了一句话:

彼时的叶将...

[点击阅读]朝天阙(3)高平一战

说是赵匡胤四处漫游,途径襄阳地界的一个寺庙时,实在是困饿难受,支持不住,于是便到这家寺庙借住。

这寺庙里恰巧有位擅长看相算命的老和尚,他看到赵匡胤之后,当时心中就是一惊。

和我们前...

[点击阅读]朝天阙(2)太祖出世

唐朝灭亡以后的公元902年至979年,各地藩镇纷纷自立,中原地区成了历史聚焦的大舞台,各方势力,你来我往,“朱李石刘郭,梁唐晋汉周”,轮番抢夺着舞台中央的C位。

后唐天成二年(公元927年)...

[点击阅读]朝天阙(4)征伐淮南

兵马都监何延锡是什么人?历史上不屑一提,但我们需要知道的是兵马都监这个官位大概类似于今天的某一路部队的一把手。

皇甫晖也是搞笑,这个时候却讲起了春秋古礼,他在城头上冲赵匡胤大喊道:“你看我们...

[点击阅读]朝天阙(2)太祖出世

从记载来看,这个男婴还是个典型的“官二代”。他的父亲、祖父、曾祖父、高祖父,自唐朝开始,都是大员官吏。尤其是他的父亲赵弘殷,擅长骑射,十分骁勇。后唐时期,他掌管禁军,有一次作战,赵弘殷的左眼被箭射中,...

[点击阅读]《朝天阙》权倾朝野的辅国公惊讶好吃懒做的七皇子是个女人。

很多书迷会问小编,为什么小编幽默又风趣呢?答案当然是天天看小说。今天给大家推荐几本既好看又刺激的小说,如果觉得好看,希望各位品貌非凡,英俊潇洒,倾国倾城的小哥哥小姐姐给小编的文章点个赞加个关注哟,小编...

[点击阅读]孟珙:一雪靖康耻,“收拾旧山河”,南宋的“南天擎国一柱”,“朝天阙”反把自己弄歇菜了

孟珙(1195—1246),字璞玉,号无庵居士,绛州(今山西绛县)人,徙随州枣阳(今属湖北),南宋名将,一位实际上已经做到了再造山河,只要皇帝点头就能一统天下的“南天擎国一柱”。

岳飞的一首...

[点击阅读]无间岭那位取走印雪天留在朝天阙中的优昙婆罗花,是为了谁续命?

导读:诸天宇宙中能够续命的神药、神丹或许并不少,但在作用上可能良莠不齐,能够续命千载或者万载岁月,对于普通生灵来讲就已经很知足了,但是对于神灵来讲,几千几万载岁月不过犹如昙花一现(随随便便一次闭关就过...

[点击阅读]《朝天阙》第244章 朝天阙

风停云觉得,人呐,这辈子该经历的东西都得经历,早晚而已。比如叶将白,前头二十多年,半分女色也不沾,谁都以为他薄情寡欲,甚至是个断袖。

但没曾想后头这一沾,竟是重色轻了江山。

林茂那...

© 2020-202124H 热点新闻频道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  当前页面执行时间为:1.5000989437103 秒